江稷子

我爱他们,MARVEL

#殓画#七夕小甜饼

我把短篇写成了长篇,看着写不完,就重写了一个超短的,下次一定肝完啊啊!!!辜负了群里大佬们的期望,对不起(下次还敢),看见我写这么短,请打死我,日。对了,OOC严重,欢迎捉虫啊。

庄园主放了七天假,因为他从美智子小姐那里听说,今天是中国的七夕节。

海伦娜随美智子去了日本,萨贝达和杰克去巴黎旅游,小幸运也和鹿头去看望以前鹿头拼了命守护的森林,特蕾西与瓦尔莱塔研究着义肢怎么改装穿戴更舒服,艾玛带着艾米莉去看她为她种的花海。

艾格看着成双成对已走远的大家,烦躁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一点也不想回那个空无一人的家。

伊索回家一定很开心吧,有人欢迎他,照顾他吧,艾格想到。攥紧了手中正在整理的衣物,为心里分担一些压着他喘不过气的酸楚。

 “快点。”伊索把头埋在艾格颈窝蹭了蹭,含糊不清的说着,温热的气息使艾格一个机灵。

 “干嘛,你今天怎么了,这么肉麻?”艾格刚才的难受随着伊索讨好一样的举动烟消云散。

              “去我家。”

               “不去。”

               “去。”

              “不去。”

两个人幼稚的进行着对话。艾格嘴上说着不去,最后还是跟着伊索去了他家。
  
到了伊索家后,艾格并没有看到他的家人,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你的家人呢?”

              “我喜欢安静。”

               “哦,日”艾格抹掉了心中的同情。

艾格参观着伊索的家,再次感受到了他喜欢的人在生活上的无趣。

他们赶到伊索家的时候已经黄昏了,伊索随意做了点晚餐,两人将就的吃了些。

“来”伊索收拾好餐桌,牵起艾格的手。

艾格看着伊索的手,悄悄地红了耳尖。

              “你又搞什么?”

伊索不说话,牵着艾格上了屋顶。

“等我。”伊索边说边递给艾格一杯咖啡,奔下了楼。

“你又搞什么花样?”艾格啜了一口,脸上虽有不屑,心里暖暖的。

艾格坐在屋顶,微风吻着他的脸庞。伊索很快回来,还微微喘着气。

                         “三。”

                         “二。”
  
                         “一。”

伊索话音刚落,绚丽的烟花占领了艾格的双眼,将一些眼泪驱逐出了眼眶,艾格偷偷的擦了眼泪,这是他第一次被陪伴。

                   “喂,下等人你哪里来的这种东西?”

“我向美智子小姐要的,这个在中国叫烟花,这个烟花还是按照中国神话里面的鹊桥做的。”

                   “所以我亲爱的上等人先生,我可以获得一个吻吗?”

                  “不可以。”

                  “哦。”

伊索眼中的烟花暗淡了下去,他很懊恼自己做的是不是不够好。

最后的一个烟花绽开,艾格吻上了伊索,给了他一个混杂着咖啡的醇香与深处的爱意的浅吻。

             “我爱你,我最爱的下等人先生。”

这次换我爱你,褪去一身骄傲,喜欢你到疯掉。


我爱你,像炊烟袅袅几许,棠梨煎雪又落雨。






彩蛋:

“那个,,,你可以再来一次吗?我还剩了点烟花。”

“滚。”




好了,不喜勿喷,快来夸我,对了,七夕快乐。

    
         

磕爆蝶盲啊啊啊啊,先放个预告,我要开始画小甜漫了,主蝶盲,蛛机。

先自报自己吃哪几对,不要跟我KY,不要踩我雷区,否则恕我直言,并且滚粗我列表。

这里蝶盲,蛛机是本命,很喜欢吃杰佣和医园和医空还有欺诈组和冲撞组和黄祭和鹿辛和厂律。

雷区是黄冒,杰园。

画丑勿喷,谢谢(*°∀°)=3